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那年七月

那年七月,是誰,長髮飄飄,獨自守望?又是誰,白色的長裙飄過草地,牽情的目光凝思苦想?
  
  七月,一腔柔情滿江紅,一股豪情定乾坤。我用一雙魔手,把世界羽化成一個地球儀,我尋你,從南極到北極,在一個回眸中,找到你。
  
  塵緣浩渺,一江春秋。一絲雨柔,一縷詩愁。花開花落,時光靜流。風起的時候,多少牽掛淚濕沾袖?雨落的時候,多少祈福萌生心頭?儘管欲語還休,但佇立潮頭,濤聲依舊。
  
  那年七月,輕吻鳥語花香。凝眸,誰的淚在雲端飛揚?又是誰,將那些過往,燙傷了心中呢喃和憂傷?
  
  那夜,細雨霏霏,彌漫著片片芳香。顆顆雨滴,像美麗的姑娘。你如黑髮間長出的小黃花,隨風悠揚。那是她的微笑,她的嚮往。小提琴拉出的聲音,很輕很輕,潤澤柔腸。害羞的情思,溫馨時光。曲子裏淡淡的憂傷,緩緩流香,依稀難忘。
  
  遙望你的方向,卻不知你是否一定會路過,燃燒金色的光,從畫中湧匯出來,而你正在宇宙熔化的中心,從不能言語的畫中,體會我與你不了的前緣,能感覺到,一些似曾相識,前世的記憶,不會成為煙雲散去。
  
  此刻,思緒隨風飄遠,仿佛看到你高貴的絢麗,閃著夢一樣色彩,清晰的不忍去眨眼,那一閃,分明,在這個燃燒的七月,你和風骨對視,感到一股冰涼的冷意,從身體的骨髓深處湧起,淚不由自主地從雙頰滾落在地,為什麼靈魂,會在這一瞬為你蔥蘢著詩意?
  
  那年七月,詩意的時光裏,看見了一顆蘊含古意的老樹,在樹的帽檐下,有兩只小鳥在說悄悄話。一陣風吹過,我拾起一片古樹的葉子,像極星星的形狀。忽然想起了四月的雨天,還有那個悠長的雨巷。那把油紙傘啊,吟唱著千古絕唱。它會不會是花的種子?為何長了一身葉子?它會不會是繁星的目光,為何一生輝煌?而星星總有一顆寧靜的佛心,安臥於凡塵淨處,漸次成熟。
  
  那年七月,詩情開始蔓延,那迷人的畫,如跳動的詩句,像火山噴湧般傾瀉,我的風骨飄向地平線,透視燃起的火焰。歲月的溪水邊,撿拾起多少閃亮的詩行,當我想你的時候,我就望一望天上那閃爍的繁星。那裏,有你尋覓我的目光。既然今天,我成不了流星,那麼我就做明日皓月一輪。
  
  
  七月,走在路上,註定有狂風,暴雨,泥濘,坎坷。走在路上,也有鮮花,草香,明月,星光。一個路口一個路口走過,一縷幽香一縷幽香飄落。我聽到,從海岸邊,從草心裏,從藍天上,傳來遠古的和聲。我是被草木和泥土滋養的一滴露珠,對那棵不老的向日葵,我眷念,我感恩。
  
  七月,從思想到靈魂,從月亮到太陽,路很短,也很長。
  七月,那年七月,烘托出一個最值得熱愛的天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