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你,許我一世憂傷 [打印本頁]

作者: ixcrtiwws5968    時間: 2013-3-13 09:05     標題: 你,許我一世憂傷

有人說,歲月把生活譜成了一首歌,卻讓唱歌的人四處流浪,但是心卻總不敢放行,害怕一切只是一場無果的淪陷,將生命塗鴉成滿目瘡痍。

夜裏,我,好像是那麼一個不懂得掩飾自己的人。淡淡的煙草味道,淡淡的在我心底溢滿你的氣息,繞城一圈圈的霧,迷離了一個人的孤獨,一個人的夜。

此刻,想你念你卻也恨你。從來不曾防備,歲月早已將你的安靜做了伏筆,讓我自沉於暗夜的傷城裏——修墓!是你,讓我沒有了揮毫潑墨的勇氣;是你,讓我沒有了靜心怡情的灑脫;也是你,讓我從此撕心裂肺的勾勒一個你!

沒有你的暮色,夜顯得有點黑,夏的清風停頓,替換了曾經陶醉的煙雨夢,舉目尋心,無盡長空,獨我流星一顆,空對月影。守盡一卷殘煙,一盞冷茶,還有一席的碎碎念念。走過的路途遺留的腳印早已經消失殆盡,那舊年裏,以為的天長地久終究成了天涯盡頭。面對太多的奢望我覺得好累,可是,無論是冬季漸起的陰冷還是夏季難耐的燥熱,依然敵不過無盡的想念。

在那些城市斑駁的碎影中,我一刻不停的尋覓著你,我知道的,你肯定藏起來了。每次看著你的照片我總能默默欣喜的比任何人都開心,卻又比任何人都難受。那種無奈無助,那種歇斯底里的絕望,頃刻間就湮沒所有思緒。風知道,你的眼,足夠我看好多年。數著寫給你的文字,字字都可以肝腸寸斷!

張愛玲說,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村上春樹說,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那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而我,只是那個恰巧沒有趕上的迷失的人罷……

也許你不知道,但我記著,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陽光下,你展開了微笑,猶如一張帆,網住了我所有的繾綣與纏綿。每一個眼神流轉,都讓我沒有了驕傲,情願低到塵埃裏,我多麼渴望在你的眼裏,一路沉淪,不問前生,不求來世,只願今生今世,在這個五彩繽紛的世界裏,塗抹一道最靚麗明媚的色彩。有時候愛一個人,便失去了自我。它從來不是一種平等的事情,太多的付出與遺憾背後,是太多的心甘與情願。

習慣了站在窗前,看飛鳥遠行,一直到消失的無影無蹤。我躲在罅隙裏,躲避著時光的摧殘,任思念放肆不堪,讓青春裏的等待倉皇逃竄。時光搖搖晃晃的又過去了一天,可是你在我的生命裏還是那麼清晰地如同此時的燈盞。我望著,望著,然後,眼就花了,模糊了,起暈了……

若情醉能生香,那風花便能成了一場茶醉,夢醒時,夏依然是那個夏,只是魂已不再;海依然是那個海,只是死寂一片;風依然是那清風,只是顯得有些黯然;走過的那個古巷,那美麗的傳說也隨著慢慢變老而淡忘。歲月老去,緣遇的兩岸,愛更深,心更疼,我終究無法學得達摩祖師以一葦杭之渡劫,皆因,我,只是個凡人!

不見你的日子,重新悟思往事,探個究竟如何寫就這一場久違且靜默的際遇。我們的這場牌局,就像七月的心碎,中場缺位。明朝隔山嶽,南北兩茫茫,沒有花開,也不可能有結果,這我很清楚,但是我穿過世俗的眼神,卻也總想望見隱約天際的無花果。所有的輝煌終究會成為一片坍圮,青春裏那麼多可愛可憎的臉,在我寂寞安靜的年華裏,我只想記得你。

盛夏的時光,掩不住的繁華,掩不住的落寞。錯落流年,多少沉醉,多少無眠,多少淚流,都化作心頭無言的酸楚,一點點浸入骨髓,靜靜流淌,堆砌成不見天日的?喊,挑戰著我所有的隱忍與堅強。從來都不是世俗的男子,卻註定要與紅塵有染,在劫難逃!

今年的春天,去了一次水鄉烏鎮。走在那古樸清幽的小鎮,看小橋流水人家,賞藍天白雲,身旁清風徐徐,流水叮咚。懷揣如蓮的心事,在一場青色的煙雨中,踏著青色的石板路,等一場遇見,只一眼,便墜入彼此的雙眸,從此,不願蘇醒,心,無肆意空靈。從此,凝一個永恆,畫一個永遠,在眼中,在心底,在夢裏,乘著淡淡清輝,將心事沐浴得溫婉旖旎,那一抹溫暖的底色,在心中起伏跌宕,驚豔了時光,溫柔了歲月。

只是,你許給我的世界,傷痕滿布,迷蒙一片,到不了想像中的美好,無法簡單,經年的夢想早已在天空下寂寞地腐爛。明天,是到不了的遠方,恰似那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掂起腳尖,張開雙臂,只需要一點點的暖將心捂熱,而這,也便成了我的奢侈。

站在四樓宿舍的窗口,看那院落的深處,地氣隨藤蔓上升,封閉的牆內久違的花朵氾濫,吞噬的火焰,晃動,如水草般憂鬱。散亂的陽光被時光一點點敲碎,夜,模糊了視線。我緘默著走過田野、村莊,和無休止我的泱泱四季,涵遊的思想和妙曼的旋律,充斥著生活的明豔與憂鬱。在光與影、陰與晴的困頓交融中,一些花樣的年華生長。

所有與文字有染的歲月,註定是一場憂傷,還是因為憂傷惹上了文字?終日的敲打,冷冷落落的斷章顫抖指尖,幽幽戚戚的旋律撥弄心扉,思緒的蒼涼遮掩不了抵死的纏綿,用盡最後的一絲氣力,只求到極致,痛,殤,愛,美!

我不是才子,也非高帥富,快樂耀眼的青春年華從單薄的生命中打馬而過,早已沒了驕傲的資本,所以並非高不可攀,只是鍾情於安靜,習慣了寂寞,卻又不願解釋。如若可以,只想把心剖開,讓所有疼痛與情感坦露於人前,讓眾人或心疼或憐惜或疑惑或無奈的眼神,將一切溫暖地抹平。

抹平,還有你,許給的那一世憂傷……




歡迎光臨 彬依女人家園 (http://millionbest.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