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去梅斯 感受法國的金戈鐵馬與浪漫情懷

梅斯給我的深刻印象是從火車站開始的。梅斯的“威廉二世”火車站是這座城市最著名的地標建築。普法戰爭之後,處於洛林地區的梅斯被劃入德國版圖,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才回歸法國。在這幾十年中,德國人苦心經營這座邊境城市,賦予了它德國人的嚴謹與莊重。

  火車站便是代表。厚重的磚石配以深沉的色調,結合站前肅穆的廣場與堅實聳立的鐘塔,這座於20世紀初由德國設計師克羅格建造的火車站,至今仍是法國乃至整個歐洲火車站的典範之作。

  文化上的多元性構成了梅斯城市建築的主體,不僅有空間上的結合,更有時間上的結合。比如火車站西北方向的聖殿騎士小教堂,是12世紀基督教十字軍所建立,也是目前法國所存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小教堂並不高,建築外觀也極其樸實,簡單的白牆紅頂,絲毫沒有今天流行於歐洲的哥特式教堂的精雕細琢,但依然極富神聖威嚴。小教堂的一隅是造型規矩的兵工廠,門廊窗戶整齊劃一,隱約可以嗅到當年鐵甲騎士整裝待發的氣息。這座兵工廠如今是梅斯重要的文化場所,戲劇、歌舞每天上演。


聖殿騎士小教堂

  有小教堂便有大教堂,梅斯規模最大也是最具全球知名度的建築,是聖埃蒂安大教堂(Cathedrale St-Etienne)。這座教堂因其法國第三的高度和玻璃彩畫聞名於世。它從13世紀開始建造,用了300多年才完全建成。龐大恢弘的外觀輔之以歐洲著名畫家馬克·夏加爾極富藝術表現力的玻璃彩畫,使之在全球的教堂藝術中佔有一席之地。

  大教堂西北不遠,流淌著摩澤爾河,河對岸聳立著一座與大教堂截然不同的教堂,即“新教堂”。新教堂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築,為新教徒建於上世紀初,也是德國人的傑作。這座相對小巧的教堂位於小索爾西島上,四周水澤環繞,我去的時候正是一個冬日的下午,暖暖的日光打在河面上,不時遊過幾只天鵝,河面、教堂、天鵝交織在一起,儼然一幅典型的歐洲風情畫。

從河岸向東南折返,來到梅斯最具中世紀風情的老街區。這裏的街道依山勢而建,石板路毫無規律地伸展開來。市中心的聖路易廣場一側,至今保留著中世紀風格的居民樓。每一座居民樓的一層都由略向街道伸出的拱廊構成,這些拱廊建於13世紀,居民樓則頗像今天常見的“商住樓”,記錄著當年梅斯市的商賈繁華。


  

  中世紀的梅斯是一座軍事重鎮,城東至今保存有建於1230年的“德意志門”。這座橫跨塞勒河兩岸城門歷經多次慘烈的戰役,雖然在1944年盟軍進攻梅斯的時候被毀,但仍保留著當年的基本面貌,其上殘留的黑色印跡見證了那些硝煙彌漫的日子。站在城門下抬頭仰望,我忽然發現,這座城門下寬上窄的圓柱形樣式,活脫脫一個國際象棋裏的“車”啊。

  經過了“德意志門”,我本以為我的梅斯之旅便要以歷史開始,以歷史結束了。但忽然眼前出現一座極富現代感的建築。問了路人才知道,這就是首家在巴黎之外開設的蓬皮杜文化中心。中心的屋頂像極了一個沒有搭好的帳篷,也像一個被拉歪了的草帽,據說,是來自於日本和法國兩國設計師的靈感。在滄桑的中世紀和沉重的德意志建築群落中,有這樣一個新奇之物,猶如閃電擊破了沉靜的夜空一般,為今日的梅斯增添了不少奇妙的情趣。

  尤其值得贊許的是,在1990年前後,梅斯市政府開啟了一項夜間燈光計畫。日落之時,城內建築遺產周邊的各種形態的路燈,會以特定的角度射在建築之上,讓那些上千年前建成的老建築煥發與白天不同的魅力。

  梅斯很小,順時針從火車站開始繞城一圈也就要兩三個小時;梅斯又很大,跨越千年和多國的建築遺產在這裏彙聚。這個冬天,如果你既不喜歡大城市的灰暗嘈雜,也不青睞小鄉鎮的寂寥無趣,那麼可以去不大不小的梅斯看看。這裏有金戈鐵馬,有浪漫情懷,有德意志的莊嚴,也有法蘭西的靈動。

攻略
  行:法國高速鐵路從巴黎東站出發,到梅斯約一個半小時。

  遊:梅斯旅遊部門提供從週一到週六的定時導覽,需要遊客組成至少4人至多25人的團隊。每天下午3點到4點參觀聖埃蒂安教堂,4點到5點參觀包括德意志門在內的其他若干景點。遊客可選擇1小時團(5歐元/人)或兩小時團(7歐元/人)。12~18歲半價,12歲以下免費。

  住:國際青年旅社(Hosteling International)位於市中心,平均35歐元/人。市內普通賓館資源豐富,約為80~120歐元/間不等。

  吃:梅斯的菜肴以洛林地區風味為主,有名的包括法式洛林熏肉鹹塔(Quiche Lorraine),以及酸菜燉熏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