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夢回雨巷

窗外,笙歌已散盡,闌珊的燈火將寂寞舞成詩畫。我靜倚在窗前,再次品讀戴望舒的《雨巷》,含蓄幽深的美感,讓人迷惘又感傷,朦朧幻滅的意向,讓人期待又惆悵。每當賞讀這首詩歌的時候,便不由自主地想起那苔痕斑斑青石鋪就的江南雨巷,還有那撐著油紙傘結著愁怨的丁香姑娘。不知,素年錦時的他與她有著怎樣一場深刻的相遇,又有著怎樣一幕淡然的別離?如今,天涯各自安好的他們是否會再度重逢,共憶一段似水年華?
  雨巷就像是一個潮濕幽美,揮之不去的夢,住在你我心頭。有的人為了拾撿一段雲水過往,便背著簡單的行囊,行走在輕靈的雨巷,只是為了奔赴一場宿命之約,不問因果。還有的人為了尋覓一朵丁香素夢,在多雨的小巷找尋那個前世似曾相識,今生魂兮相依結著丁香心事的姑娘。多少人,為赴這場約定,義無反顧,多少次,為圓這個幽夢,癡心不改。而我,就是其中一個。
  也曾想過某天淡出塵世,擇一間陋室茅舍,靜坐品茗,水中畫月。也曾渴望在幽夢翩躚的雨巷,將秋水望穿,心甘情願的等待那個有緣人將我找尋,與他棲居江南,一桌粗茶淡飯,安度流年,不問是劫是緣。日子過久了,便明白,有些事,不是你想就能實現的,有些人,不是你喜歡就合適的。於是,我學會了隨緣而安,順其自然。
  雨巷,多麼詩意而又心酸的字眼,我想,定是有那麼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發生在雨巷,它記錄著這裏每一句山盟海誓,每一個人的悲歡愁喜,每一段有情過往,不然,它為何總是用滿是憂傷的眼神望著紅塵中來來往往的癡男怨女,為她歎息,為他感傷。明知道,雨巷是一條指引有緣人相識的地方,無須特地的安排,不需無期的約定,就那麼貼切自然地將兩個陌生人聯繫在一起,喚醒一段前塵舊夢。縱然是有緣無份,但這種驚心擦身而過的一瞬,相視一笑的默契,足以讓你懷想一生。
  你我皆為奔命於塵世間的凡人,做著尋常的自己勾勒一簾幽夢,在夢裏,伊任盈花香滿袖,為君添衣禦寒,釀酒煮茶,紡鴛鴦。君可據水月在手,為伊填詞作畫,描眉添妝,耕雲霞。只是現實與夢之間始終隔著無法丈量的距離,便習慣讓意念隨風,飄往心之所向的天堂,回到返璞歸真的時代,舞起最簡單的幸福。
  記得一年前,友給我推薦一段視頻,名叫《豔遇千年,情歸同裏》,讓我這個素來不信宿命之說的人相信了前世今生。雖然,朝代已更改,容顏已更換,可茫茫人海,誰又是那個與自己真正有著宿緣的人兒呢?恐怕,只有雨巷知曉。一直都相信,只因了前世的約定,今生有緣的兩個人必定會相識,時間空間距離都不會成為阻隔,並且會再續前世未了的情緣,待到重逢之時,便可輕輕地道上一句:“原來你也在這裏”。亦堅信,每一天都會有那麼一個人腳步彷徨的男子徘徊在雨巷尋覓他鐘意的那朵紫丁香,還有那麼一個婉約女子無怨尤地癡等在江南雨巷,任煙雨消瘦,始終如一的信守著“若你不來,我又怎麼捨得老去”的諾言。
  我時常會想,我的前世又是什麼呢?是蒼天之淚,化作了江南十裏煙雨?是凝淚丁香,被噠噠馬蹄聲濺落一地的歎息?是雨中飄飛的油紙傘,將寂寞舞成春秋?還是雨巷中的一石一瓦,生生世世的等候,生生死死的眷戀。又或許是其他,抑或什麼都不是。
  今夜,就讓我夢回雨巷,踏著平平仄仄的音階,在戴望舒的《雨巷》中,獨自清涼。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
  像我一樣
  像我一樣地
  默默行著
  寒漠、淒清,又惆悵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
  像夢一般地
  像夢一般地淒婉迷茫
  像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
  到了頹圮的籬牆
  走盡這雨巷
  在雨的哀曲裏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