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環保違法 一把手怎能“獨善其身”?

4月15日,運城市委常委會作出決定,對在環境違法案件上負有責任的三名縣級領導進行處理,河津市副市長閻新民、聞喜縣副縣長葛旭元、平陸縣副縣長馬李魁被停職檢查。(4月17山西新聞網)


    眾所周知,三位副職領導“禍”起上級督辦和媒體曝光。近日,國家環保總局通報批評了位於河津市的山西振興集團、位於聞喜縣的運城海鑫鋼鐵公司建設專案違反環評法的問題,中央電視臺曝光批評了平陸縣曹川鎮土小企業違法生產造成環境污染的問題,運城市委、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迅速採取果斷措施,責令違法專案立即停止建設,堅決查封取締土小企業,在全市範圍鋪開清剿超標排汙現象和查處環境違法行為的行動,並決定三縣市副縣市長停職檢查。作為三縣市的分管領導在污染事件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上級部門依法問責,查處及時,恰如其分,同時也是對環保執法不嚴和治汙不力等懈怠公務行為的一次警示。那麼,為什麼在上述三起事件,一把手都能“獨善其身”,什麼事也沒有呢?

    提及環保問責,人們自然想到前國家環保總局局長解振華因松花江發生重大污染事故而引咎辭職,他是“公務員法”通過後第一個引咎辭職的政府高官,體現了政府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的決心。但是,在松花江污染事件中引咎辭職的為什麼是環保總局的局長,而不是其他分管的副局長?這說明了隨著“公務員法”的貫徹,問責制也在不斷深入,在對於失職或瀆職官員的處理上更顯理性。在環境污染事件中,如果只處理副職領導或基層官員,老百姓就要問,不為蘿蔔不拔菜,拔了菜蘿蔔為什麼不見出來?

    無須回避,隨入科學發展觀的深入貫徹,各級黨政一把手有了環境與經濟協調發展的全新理念和舉措,但也有個別地方政府領導從當初的“發展饑渴症”演變為“政績保衛戰”。有的人在臺上大講綠色GDP,而在招商引資、上工業專案時卻無視環保法律,我行我素。有的人與上級政府簽的環保目標責任狀信誓旦旦,而開完會就交給秘書鎖進了抽屜。有的領獎狀時跑得歡,曝光吃批評卻讓下麵人做“擋箭牌”、“替罪羊”。環保一票否決制、黨政一把手負總責,既有法律的規定,又有各地具體實施意見的明確,那麼,為什麼出了事都是副手頂著,一把手卻啥事沒有?一個根本的原因就是問責被形式化和“邊緣化”,此前的環保指標與責任分離,業績考核與問責脫節。環保效績考核不僅僅是針對分管領導的,更是針對主管領導的。作為考核官員的一個專案,環保效績既包括當地環境品質、群眾對環境的滿意度、環保投入,還包括是否出現危害群眾健康安全的突發性環境違法事件等,環保出了問題首先要拿一把手是問,然後再下移“問責底線”,逐級究責,方為根本。

    有一句俗語說得好:“老大難,老大難,老大重視就不難”。環境安全,危及百姓健康和生命,再難也麻痹不得,懈怠不得,只有用“綠色政績單”約束黨政一把手的行為,強化督查與問責,才能嚴肅責任,有效地遏制污染,保障人民群眾的健康安全,促進社會的和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