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三更”時分看情愛

 李維榕博士:美國Minuchin家庭治療中心主任,香港大學社會工作與行政系及心理系教授,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名譽顧問。

  情為何物,很多人都問過蒼天。

  其實蒼天是最沒有情的,古詩說,天若有情天亦老。而事實是什麼,不管多少滄海桑田,每日清晨,日出仍東。所以這篇文字的建議是,要知道情為何物,不如問鬼去。

  一部鬼片的緣起

  鬼故事之所以出現,原本就是因為塵世間情緣難了,情愛與仇恨原是鬼被創造的惟一原因,它不需要擔憂柴米民生,水電瓦斯,只需要表達它的情感就行了。

  鬼的愛情常常讓人難忘,三更時分總有許多痛苦的堅持和不舍彌漫在鬼片的情節裏,如果現代人知道其中的深意,情愛又會是怎樣面容?

  “鬼妻”在泰國叫Nang Nak,一個家喻戶曉的鬼故事。這部電影也得到了20多個國家電影獎項,其中包括亞太影展的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音響及最佳美術指導4項大獎。

  我聽說過這部影片,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去觀看。恰巧大學泰語系正在放映一套泰國的影片:《鬼妻》。因此一接到通告便趕到了放映的場地。

  誰知道這部影片沒有翻譯字幕,真是就是為泰語系的學生而放映的。

  我看得糊塗,只見一個煙霧彌漫的村落,一座建築在水邊的竹棚草廬,一個清秀的女人,抱著一個小男孩,靜默地依著一個健壯的男人,一同生活。

  好在電影中並沒有太多對話,一家三口,生活平常,男的幹活,女的燒飯,一片靜寂安詳。只有水澤的鱷魚或水蛇,在四周穿遊,濺起無限浪花。或是天雨綿綿,觸動了芭蕉葉的回應,嘶嘶沙沙地鬧個不停。

  去聽“鬼”的情歌

  我正在想,這部影片大概只是描寫了一些泰國農村的生活意境,像幅水墨畫,就是稍微悶了一點。不知道是否要看下去,隨手拿起一份簡介看看,才知道這個故事的動人之處。

  男主角亞曼被拉夫去打仗,懷孕的妻子在分娩時因難產而死去。但是她實在不甘心就此離去,死後仍帶著孩子回到家中等待丈夫的歸來。

亞曼真的回來了,高高興興地與妻兒共聚,繼續一家人的生活,一點也沒有覺察到妻兒其實一早已經死去。雖然村民不斷向他提醒,他就是沒有聽進去。

  我看到的平常生活,原來是一段人鬼相戀的故事。

  它最令人驚心動魄之處,是當亞曼終於發現自己與鬼同居,嚇得走入廟宇求助,而村民又結夥開棺毀屍。趕盡殺絕之時,女鬼抱著嬰孩,鍥而不捨地一直追到廟宇:不明白男人為何拋妻棄子而去。

  銀幕上鬼妻那無助的眼神,滿面的不甘心,一腔控訴,一股腦兒的執著,一種被生命及愛人拋離的苦澀,化成一聲聲力竭聲嘶的叫喊,冤魂不息。

  棺木被打開了,抱著嬰兒的鬼妻完全無助地——卻仍然抱著嬰兒坐立了起來,一聲又一聲地叫喊著亞曼的名字。

  四周站滿了驅鬼的和尚,人人手持佛珠,朗誦經文的聲音越來越有威力,女鬼卻視而不覺,眼睛只盯著不敢走近自己身邊的丈夫,不停叫喚。

  到最後,亞曼終於忍不住向亡妻伸出手去。一下短暫的握手,跟著就是陰陽的別離。妻子的手卻仍不能放下,仍在聲聲喚著亞曼!亞曼!亞曼!亞曼!亞曼!

  一聲比一聲纏綿,一聲比一聲淒慘:亞曼!亞曼!亞曼!

  一聲比一聲斷腸!

  這時候,我才發覺,我並不需要懂得泰語。因為在這個時候,所有語言的表達都不重要了。一聲亞曼,便已如千軍萬馬,喊出了一種熱情的共鳴,那一股柔情,至死不休!

  如此原始而又單純的情操,環繞在我身邊,讓我久久不能平復,難以自已。

  人鬼殊途,偏有如此執著的女鬼,為我們喊出聲聲哀怨。

  相比之下,人間的癡男怨女,就是缺乏那一股純情,怪不得《聊齋》裏的蒲松齡寧願聽山狐墓鬼唱歌,也不沾人間煙火。

  因為現代的夫婦情懷,實在是要以柴米油鹽為主題的。一般夫婦都是全職工作,回家還要照顧孩子,打掃家務,二人世界的空間實在有限,能夠睡眠充足已經十分滿足,別說談情了。

  去看“人”的離分

  婚姻治療家Peggy Pabb在她的一本新書中,引用一對夫婦的對話作為開場白:

  丈夫:“我再也不知道怎樣做男人才對,在工作時,別人對我的要求是要積極進取,有主見,有辦事能力,而且不要情感流露;但是回到家裏,太太又要求我夠溫柔,夠敏感,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感覺,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表現才是一個男人的形象。”

  妻子:“談情說愛?我哪有時間去談情說愛?在工作單位我是主管,在家裏我是母親,對我生病的母親來說,我是護士。家中所有吃喝玩樂、社交安排、婚嫁或死人,都得由我包辦處理——我可以留給自己的時間一點也沒有,哪有時間留給丈夫!”

  21世紀的男女關係,的確是複雜得令人難以掌握。社會的轉變,男女角色的移位,經濟壓力及大時代的壓迫感,往往把人的時間和精力消磨得體無完膚。

  情,是要在悠閒的時候進行的,所以叫做“閑情”。

  沒有閑情,即使是在充滿羅曼蒂克情愫的燭光晚宴中,結果也會是兩個倦得一塌糊塗的面孔相對,稍有對答上的差錯,便火氣攻心,認為對方不夠諒解,不歡而散。

  最近見到一對住在上海的美國夫婦,結婚14年。丈夫怪妻子不夠體貼,妻子怪丈夫言語刻薄,兩個本來極有教養的人,變得一見面就以各種方式互相攻擊。最終妻子把丈夫趕出了家門。

  本來在家中氣焰高揚的丈夫,突然變成了“喪家之犬”,這才後悔起來,千方百計把妻子從上海請到香港,一齊來見我。

  在會面室內一見就是幾小時,兩人開始時各持己見,但最後妻子終於心軟,同意與丈夫再次嘗試改善彼此間的關係。丈夫本來的目的就是要讓妻子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但是當妻子決定讓他返家時,竟然面有難色起來。

  趁著妻子上洗手間時,他偷偷對我說:“我實在很矛盾,回家廝守,我就要放棄外面色彩繽紛的世界,而且,我也不知道是否挨得住。”

  分不開,合不攏,是現代世界愛情的寫照,活生生的情愛與人鬼之間執著的感情相比,實在實在太過於複雜、難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