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窗外

手中的筆沙沙的的寫著,忘情著描述著一些事物。紙張一張張翻過,不曉得已經過了多久,只是陽光已經從窗口灑了進來。筆芯裏的油水貌似已經下去了很多。桌上的茶水已經涼卻了很久。微微的風兒在水面上蕩起了皺紋。拂面而來陣陣微涼。
  
  秋天的風始終都是那麼自在。成熟的果實已經掛滿枝頭,屋簷下的燕兒已經南飛,留下那他親自搭起的小窩。秋天的空氣微涼些許,樹兒已經落下了葉子,地面一片光燦燦的,農田裏剛翻起的泥土散發著熟悉的氣息。早晨,帶著散漫的步伐漫步在田野中的小道上,路邊地上的小草葉片上顆顆露珠壓彎了小草的葉片,似是在向路過的人們問好。偶爾飛過幾只小鳥,在枝頭清唱。天邊太陽從地平線升起,帶來欣欣歡喜,今天將是以個不錯的天氣。慢慢的溫度升高,蒸發了空氣中的潮濕,悶熱感逐漸遍佈全身。汗水點點的毛孔中滲出。樹蔭下趴著幾只家狗,吐著舌頭的嘴裏哈著熱氣,驅散著身體裏過多的熱量。土壤表面已經被蒸幹了一層。柏油路上只能偶爾看到一輛車子開過,沿路漸漸變小,直到消失在視野中。雨天,沒有風的狂嘯,窗外顯得安靜了很多,滴滴雨水從樹葉上流下。從屋簷流下,像極了瀑布。滋養過的農田慢慢冒出了綠芽,空氣中夾帶著的灰塵,已經被雨水沖刷,清新的空氣迎面來。樹葉黃了又綠了,小草睡了又醒了,天空黑了又亮了。只是,窗沿下燕子的小屋,已經出現了裂痕。它已經不在回來,可能它又建了新家,可能它在遷移的時候已經遭到了不測。窗外的樹枝上在也看不到它的身影,樹枝在也沒有嬉戲的身影。樹葉散落了一片,光禿禿的。葉子覆蓋了土地,已聞不到土壤的氣息,只是那記憶已經被它們私藏,留下的只是回憶。晚間的空氣微涼,單薄的衣服已經不適合在這樣的環境中長久的逗留。黑夜,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能引起犬吠不停,久久不能平息。圓圓的月亮附帶了一圈月暈,明天,將會是一個有風的天氣。月光灑下,大地白茫茫的一片似是被鋪上了一層霜,安靜的夜晚顯得更加淒涼。窗外的風景已經面目全非,樹木已經變的光禿一片。記憶隨地灑落一片,一片片撿起,試圖尋找那鳥語花香的季節。天空顯得灰濛濛的,點點壓下。空氣越來越冷。白雪飄下的時刻,誰又記得白痕下的青澀。
  
  孩童在雪地裏玩耍,雪球一個個飛過,好不快活。玩累了,就躺在雪地裏小息一下,誰也不會發現。
  
  日復一日,季節過了,回憶去年那場雪。
  
  窗外的風景始終都在變化著,青、綠、黃、白,從來沒有變過,又在時刻的變化著。增添了一季記憶,在你不經意間點點幕幕,如數的返還給你。
返回列表